飛入尋常百姓家

  1. 最難割捨的伙伴

    奧坎得再度舉剃刀了。
    混血兒的結構,分列出來:
    1. L 型支撐架。
    2. 活塞總成。
    3. 把手、濾器、填壓器
    4. 價格應壓至 3000 元內的磨豆機。
    支撐架削不掉。活塞是主角,不能怯場。咖啡豆總得研磨,磨豆機也少不了。只剩第三項了。不要把手、濾器、填壓器?瘋了不成?我在想什麼?乾脆不要咖啡原料,只要咖啡液算了。我學了一年拉丁文,30年後,只記得「不能無中生有」 Ex Nihilo Nihi Fit 丟掉把手、濾器、填壓器,然後萃取一杯 Espresso?先前,扯掉電源線,鍋爐一廢,等於段譽的六陽融雪,廢了 Espresso 機台一身武功。
    那,削了把手、濾器、填壓器,豈不等於淨了 Espresso 機身子? 那是義大利 Espresso 機最後一道防線。這道防線一破,是 Espresso 機台的摧毀? 還是浴火鳳凰,試煉再生?
    我開 15 年的 GOLF ,遠至 300 公里外的金崙丹堤。我得沈澱一番,得裸身在溫泉水中。在淨 Espresso 機子前,我得先淨身。齋戒沐浴一番。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百年 Espresso 大夢,60年霸業,總得改弦更張,山重水複,何妨轉個彎。
    前面是深山峻谷?還是柳暗花明,值得駐足留連?
    我到櫃台,遇見葉特助先生,「要喝杯咖啡?」我瞄一眼 Saeco 的全自動家用咖啡機,一口回絕。我怎喝全身塑膠機的咖啡?
    我敬重 Saeco ,卻瞧不起全自動。回絕當下,不禁羞愧起來。我剛從溫泉水中淨身,然心猶未淨,猶存驕心。家裏也擺了一台 Saeco的 Odea 全自動咖啡機。這台機的意義,只是向親朋好友做負面展示,讓他們知道全自動咖啡機,距離 Espresso 的標準有多遠,即使退而求其次,也不在選項中。
    在 Odea 面前,一向傲慢不屑。此刻心靜下來,漸虛漸無,也漸淨純。眼前全自動機,不正是無把手,無濾器,無填壓器嗎?
    左圖為Saeco Odea 咖啡機
    寬:29.2CM
    高:36.8CM
    長:38.1CM
    淨重:8.6KG

    我的混血兒 Espresso 機,去這三樣,是那幅德行?咖啡粉如何擺進活塞筒,並進行填壓?活塞筒必需更自由,不能鎖在牆上,得輕易脫離活塞,自由取下,以便容裝咖啡粉。如此一來,整個活塞系統得重新設計。
    新的系統必需是:
    1. 活塞筒輕易取下,以填裝咖啡粉。
    2. 在活塞中完成填壓。
    3. 活塞仍垂直,下壓,保持密閉,承受 10 bar 以上不洩氣。
    這具活塞,得是自由、開放,卻又能達到垂直,密合。
    我該多虔誠,願望才能上達天聽!
  2. 飛入尋常百姓家

    百公斤的 Espresso 強大萃取能力,必需以簡單的方式來滿足尋常人家的苛刻味蕾。千年來華人品茶的功力,自不能滿足於街頭泡沫紅茶等級的咖啡。
    百公斤最貴的器材,萃取廉價咖啡,那是商業文明,旨在牟利;至於簡單器材,享受高級咖啡,那才是文化。
    複雜便是錯誤,簡單才是正確。大是大非,分野便在極簡極雜。大是而至真理,更是自明。一道道的控制系統,便是一層層束縛。束縛至極,只剩指尖按鈕的動作了。泡咖啡應全程參與,應全身參與。全程參與,是過程清清楚楚,達到自明境界;全身參與,雙手,胸腹,心腦,都與咖啡互動。
    我要清清楚楚知道我做了什麼。我手在動,胸腹在動,心腦在動。咖啡粉QQ 的回彈勁道,清楚的告訴我它釋放了多少成份出來。
    我要這麼一部 Espresso 機。
    王謝燕該飛入尋常百姓家築巢了。
    丹堤歸來,我構思新的活塞系統。一部極簡化的手作濃縮咖啡機。即 Simpler Hand Espresso Machine ,簡稱作「SHE」(即奧坎咖啡機)。SHE 能不能飛入尋常百姓家?
  3. 奧坎之原型---Simpler Hand Espresso Machine

    活塞筒要擺脫束縛,取得自由,Presso 的結構無處下手,若 PDH 則是有些指望。
    首先,切削 PDH 活塞筒與鍋爐間的連通,只剩圓形活塞筒,堵死連通小孔。
    其次,活塞筒蓋 5 釐米處環繞切開,活塞筒便成了一個底部有成百細孔的杯子。
    再來,拉桿的支撐插銷加長固定在 L 型鋼座上。我找了口徑適當的鋼杯抵在活塞筒下做支撐。
    這是 SHE 的原型機。
    活塞筒是把手,分水網是濾器,成了四位一體。活塞要能打開進水,密閉高壓,另外,它又?負填壓任務。以活塞填壓,力道輕易從填壓器的15公斤,暴增至 50 公斤。向來被認為不搭配高壓咖啡的磨豆機──Solis,能否在 50 公斤的高壓填壓下,勝任 Espresso ? 我加熱水空壓了幾回,充分預熱活塞。取下活塞筒加上18公克咖啡粉,拍平,裝回活塞,拉桿大力加壓,恐怕填壓力道達60公斤以上。
    我戒慎恐懼,以滾燙熱水倒入,然後提桿進水,壓桿高壓,強大的阻力,隱隱約約感受到原型機似乎露了一道曙光。
    結果超乎預期。黃褐 Crema 帶著些紅褐油斑,是重口味 Espresso ,PDH 鍋爐活塞機要榨出重口味 Espresso,它的連通管難以消受。 SHE 沒有連通管,承受力強大,似乎可進可退。既足以推出重口味,那麼或輕或重 Crema ,全靠自己來拿捏了。
  4. SHE 之誕生

    原型可行,何不擴大規模。
    PDH 的活塞筒 60 厘米,加深至 100 厘米;分水網從原先的50厘米,擴大到直徑56;拉桿從 250 厘米,延伸至 350 厘米。
    活塞環 4 厘米乘 4.5 厘米。以食品級矽膠訂製。
    全機以不銹鋼打造。活塞環槽設計成可開可閉,具進水與高壓功能。
    車削精密度要不用潤滑油便足以達到密封高壓效果。
    加倍加廣的活塞筒,以達到更高的萃取效率。
    SHE 不用電,沒有耗電的鍋爐,隨之而來的各種控制元件及惱人的鍋爐漏洩問題,皆一併除去。
    SHE 活塞環不用潤滑油,免於咖啡液,微細粉末與潤滑油結合而成的油泥怪味,確保風味潔淨。
    SHE 的活塞筒,每次萃取,皆在拆?時得以徹底清淨。活塞環可輕易取下,不用動任何工具。
    SHE 以活塞來填壓,強大的填壓功能,成為最不挑磨豆機的 Espresso 機台。多少力道的填壓,便有多濃稠的咖啡,SHE 有極大潛能。
    SHE 的萃取環境至簡,桌面上沒把手,沒濾器,沒填壓器,沒填壓座。
    老子云:〝為道日損,以至於無。〞
    上一頁:主動出擊下一頁:詳細操作步驟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