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雅老子 - 老子曼衍

奧坎咖啡機,研發的思雅模式,是工具可以多簡單?在同樣的效果下,能多簡單? Espresso 咖啡機機能不能只保留核心—沖煮頭,卻達到我們要的,如綿密奶泡之Crema?
稱奧坎,那是歐式表達;換成東方的說法,應說成老聃咖啡機。老聃喝不喝咖啡?我有些遲疑。要是老聃喝的話,那一定是Espresso原汁或加水調到個人適口而已。畢竟五味令人口爽,調味不宜。
的確最美味的咖啡,是Espresso適口稀釋,尤其冷了,擺了幾小時,甚至一天。
二雅學術區,陸續寫些”老子偶得”。千年經典,日思夜想,常在偶然中,若虛室生白,一時清明。閒時整理一些,就教大雅君子。
  1. 前言
曼,慢也。緩慢,逐漸,從容徐徐。時間上,是不緊迫,不求功;空間上,是寬敞鬆散。時空上的餘裕,或是心境自在的結果;不然,也可從時空的餘裕,培養自在的心境。
讀老子,要曼,要慢,心境要寬鬆自在。老子的「反語」,是含糊處,一緊迫,一求功,便逼仄煩躁,難以會通。在含糊處,硬是使勁,便越讀越偏,奇思怪想,畢竟接不上老子的智慧。
反語是個理解的漩渦。硬是較勁掙扎,難免汨沒。區區五千言,處處反語,處處否定遮撥,讀著讀著,如入語言大海大洋,找不到邊,摸不了岸。含糊處,先寬鬆以對,先隨著它含糊。但是,大旨卻要明白,清楚。立定老子大旨,則含糊處雖含糊,卻明明白白指向大旨。以大旨收束含糊處,含糊的作用便顯示出來。
衍,是演,推演,敷衍,擴展。
讀老子,有的從歷史切入,老子究竟是奴隸主的殘餘呢?或是封建貴族的頹廢派呢?爭論不休。結果,老子的意義,只剩歷史的殘羹剩飯。無論文明階段,是奴隸,是封建,是民主,都不過是提供觀察,反省的素材。觀察,反省,這些素材,所得成果,要是只反映了素材,則作品只有歷史材料價值。時代背景,環境因素,對偉大的心靈而言,深入其中,復能超越其上,從個別事件,提煉普遍意義。奴隸制,封建制,讀老子越不過它,則道德經只是歷史殘照,用不著費心去讀;要是越過了它,則道德經已不是任何文明階段所可限制的了。
讀老子,有的從訓詁校勘切入。文字障的第一道門檻,得靠訓詁、校勘。一輩子從事訓詁、校勘,是很了不起的工作。藉著他們的成績,我們才有機會一探道德經的義蘊。訓詁校勘,有潛心的專家學者去努力,我們可以偷個懶,更有精神力氣專注經文奧義。
歷史,知其限制,卻要超越 ; 訓詁校勘,善用其成果,卻不可長駐。
從歷史而訓詁,接著是義理。義理之精彩,是老子吸引讀書人,讓讀書人駐足,觀玩,耽戀的地方。易老莊,合稱三玄,都能提供廣大的場域,理性馳騁其間,輾轉推衍,自成理性天地。哲學義理,或系統縝密,邏輯嚴謹; 或高談闊論,縱橫天際,馳神入玄。
義理學者的貢獻,我們的理解變得更深刻豐富。從歷史了解,老子只是古人,只是古文獻;從訓詁校勘,老子只是古書今談;進入義理,已是與老子對話。與其人其書對話,與智者對話,最是理性饗宴。
然而,理性饗宴,滿足於義理之精彩,亦僅止於此,令人惋惜。上友古人,言默之間,提昇人格,豐厚生命,性靈契合,則有賴於修行。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知是義理,行是修行。反言之精彩,玄道之奧妙,足夠理性耽玩;而生命滓穢之沉澱盡淨,百慾紛擾之靜歛清虛,精神由之達到的修道者同於道的廣漠逍遙,這些,捨修道不足以盡其功。寄情老莊,欣會義理,卻少了修道同道。買櫝還珠,所得雖亦不少,卻錯失了密境之約。
衍,便是要層層推拓。準確說,應是由歷史而訓詁校勘而義理而修道。由外而內,一步步內歛,步步收束,為腹不為目,觀照生命之真。用生命來証悟道,道易知易行,証悟原非難事。
証悟了,有什麼好處?講好處,當然指世俗追求的種種。這一點看來,沒啥好處。法家拿來權謀,兵家拿來奇詐,一証悟反而權謀奇詐,都消解掉,不會用,不屑用,更不解用。
權力,財富,地位,名譽,証悟一點都使不上勁,幫不上忙。証悟不會讓我們多一點能力得到這些。至於壽命,健康,看來基因、環境的力量甚大。道教之長生,無關証悟,也許另有秘方。「死而不亡者壽。」「死」,顯然塵世的時間還是要終了。「不亡」指什麼,那是証悟之後的事了,用不著猜測。健康,今天不去殘害身心,已是人為之極至了。基因交給天;環境則盡盡人事;不自我摧殘身心,証悟倒是可大有功勞。這一項,頗切時弊,勉強算大大好處。
從世俗角度看,証悟的好處,甚是寒傖,窘乏。証悟原不是要世俗中成就什麼。証悟不是要練成世俗十八般武藝。說修道証悟是消極,也談不上詆毀。塵世中的消極,原是修道者的積極;塵世中的積極,修道者卻避之唯恐不及。莊子鴟鼠鳳梧,話是利了些,傷人見骨,卻不失中肯。鴟遍嚐美味,快活鳥界;鳳則棲梧飽練,孤清一隅。郭象說成逍遙則一,十足媚俗。安於卑陋,說成性分自足,甚是不堪。証悟是層層上修上達。上達而同於道,依然不廢飲食。証悟可以使飲食日用自在一些。別小看這「自在一些」,就這自在一些,便是無上清閒,無上自由。
這麼說來,修道証悟是有大大好處。修道証悟,莊子說這是與天為徒;不廢日用飲食,這是與人為徒。與人為徒,起高樓,要自在一些;住高樓,要自在一些;一旦樓塌了,更要自在一些。要有高樓可起、可住、可塌,得有世俗的精明幹練,加上時運大濟;一般人我,小樓小起小住塌,小運小得小失。不論高樓小樓,起住塌,都是人生波瀾。波瀾起伏中,要自在一些。一自在,便寬鬆,心閒無事,好眠好醒,好吃好拉。起住塌,皆不礙日用飲食。修道証悟,看來還是有用的。
用,畢竟是用,說了只是用來方便誘人修道。這些看是大好處,對修道証悟而言,談不上用、好。這些日用飲食的好、用,不過是潺潺流水,再自然不過了。流水自己潺潺,用不著追求,也談不上什麼好處作用。
修道証悟亦如是。
子網頁 (1): 老子曼衍-第一章
Comments